揭秘:新中国首个组建的空军飞行大队为何这么牛?

2018-10-02 07:57

揭秘:新中国首个组建的空军飞行大队为何这么牛?

9月13日,全民国防教育日前夕,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大校在中国航展发布会向中外记者介绍了一支英雄团队。它是新中国第一个组建、第一个参战、第一个获得战功的空军飞行大队,曾创下空军20多个“首次”,被空军授予“先锋飞行大队”荣誉称号。南都原创原创2018-09-25 14:39关注已关注

你是第个街坊加入跟踪队伍

关注公众号,一有跟进,秒速送达!

长按关注

南都讯 记者潘珊菊 实习生赵姬 发自北京 9月13日,全民国防教育日前夕,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大校在中国航展发布会向中外记者介绍了一支英雄团队。它是新中国第一个组建、第一个参战、第一个获得战功的空军飞行大队,曾创下空军20多个“首次”,被空军授予“先锋飞行大队”荣誉称号。

750x501_5ba9ab4e57d22.jpg

飞行一大队形象照。 杨盼 摄

作为空军“王牌中的王牌”,这个歼击机飞行大队有什么来头?他们培养飞行员与其他部队有何不同?面对狂风暴雪中着陆、漆黑一片的海岛中夜降,究竟是种什么体验?多次担任护航英烈遗骸回国任务有何挑战?近日,南都记者走进空军“先锋飞行大队”,揭秘这个以“一”打头的歼击机飞行员队伍如何炼成?


1

战机护航英烈遗骸回家有何挑战?

今年3月,第5批在韩志愿军烈土遗骸归国的消息引起国人关注,为运载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的运输机护航的正是空军“先锋飞行大队”飞行员。自中韩两国签署归还志愿军烈上遗骸协议以来,连续5年该旅都执行护航任务,而每次护航都会有该大队飞行员参与。

护航看似简单,实则诸多挑战。

“当天我们正在组织训练,护航任务是以等级转进形式下达的,是带着实战气息的。”参加过两次护航任务的原飞行大队大队长丁傥说, “以战斗的姿态去迎接在战争中牺牲的先烈,既是战斗精神的传承和发扬,也是在用行动告慰先烈们,祖国的天空我们时刻守卫着。”


(人民画报万全摄)经过多项重大任务磨练的空军“先锋飞行大队”歼-11B战机.jpg

经过多项重大任务磨练的空军“先锋飞行大队”歼-11B战机。 万全 摄

执行护航任务的两架国产歼-11B战机起飞后,很快进入指定空域等待运输机从韩国归来。然而,天空并不可能一直万里无云、一望无际。

“由于不同高度层可存在多个云层,所以目视发现运输机并不轻松。” “先锋飞行大队”副大队长张威告诉南都记者,他在之前的护航任务中,就曾遇到过云层厚、目视发现难的复杂情况。为了第一时间能够为志愿军烈士护航伴飞,他们专门研究了航线特点、通信规则等相关信息,并进行了针对性准备。

接到运输机后,战鹰整齐的队形在运输机两侧伴飞,穿云破雾前行。当编队抵达机场时,两名飞行员驾驶着战机率先低空通场,伴随着轮胎擦出缕缕青烟,运输机顺利着陆。飞行员驾驶战机返回再次低空通场,拉起2条白色烟带,以此向英烈们致以最高敬意,60多年后他们终于回到了这片家乡。


2

在一片漆黑的海岛夜降是种什么体验?

南都记者了解到,空军“先锋飞行大队”每年都要南征北战执行任务,在自己营区内长驻守的时间并不多,无论是山谷,还是海岛,亦或高原,他们都要熟悉掌握各种地形。其中,在漆黑一片的海岛中夜降对飞行员是一大挑战。

飞行员罗威至今仍记得上一次海岛夜降的场景,虽然平常心理有所准备,但当夜幕降临时,总会给自己捏把汗。有那么一瞬间,在空中降落罗威甚至觉得自己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容易找不到方向。


9月7日黄昏,空军“先锋飞行大队”飞行员完成昼间飞行课目后,驾驶战机再次升空,开展夜航对抗训练-杨盼 摄.jpg

9月7日黄昏,空军“先锋飞行大队”飞行员驾驶战机开展夜航对抗训练。 杨盼 摄

海岛机场与沿海机场夜降有何不同?据罗威介绍,前者处在茫茫大海之中,没有地面民用建筑的灯光可以做参照,机场的跑道灯虽然亮着,但它们实在太渺小了。人在茫茫漆黑的夜色中不自觉会分神,就会无意识地操纵飞机下降高度,如不及时修正,将无法按预定航线降落,基至造成不测。

对此,罗威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紧盯显示屏上的各类数据,对准机场方向,加入下降航线。1000米、800米、600米…机场跑道的轮廓逐渐清断,放减速板、压舵、收油门……通过精准熟练的操控,罗威将飞机平稳地降落在跑道上。

下飞机后的罗威,望着远方漆黑的海天,长吁了一口气。


3

暴雪中着陆给飞行员带来什么考验?

除了挑战不同地形的起降训练外,恶劣的气候条件也是战斗机飞行员的一大考验,一旦遇到暴雪突袭,他们在雪天着陆将是一件极具挑战的任务,不仅着陆时容易引起侧翻,而且降落过程中飞机表面还可能结冰,两种情况都容易造成严重后果。

飞行员崔小勇和郝波3年前在一次对抗训练返航时就遇到了以上情况,当时塔台通过无线电联系崔小勇,考虑使用备用机场降落,但崔小勇却向塔台申请雪中迫降,他曾想起一位老飞行员说过的话,“温暖的港湾永远培养不出勇敢的水手,只有飞向云天才能锤炼丰满羽翼。”虽然当时空中能见度已不足一公里,但在恶劣的条件下还要保持极其平稳的姿态降落,对任何一名飞行员来说,实属惊险。

对准跑道、放减速板、压舵、收油门……最终崔小勇还是驾驶战机在跑道上平稳着陆。“在实战化训练路上需要捅破的‘窗户纸’还有很多,捅破了就好了。”郝波说。


战机从云端扑向地面,进行对地攻击1-杨盼 摄.jpg

战机从云端扑向地面,进行对地攻击。 杨盼 摄


》人物特写

准警察“逆袭”变身为尖刀飞行员

空军“先锋飞行大队”副大队长张威的成长经历可谓是跨界“逆袭”,8年前毕业于甘肃政法学院公安分院公安侦查学的张威,本是一名即将走上公安岗位的警察。

然而毕业时,他给自己三个选择,一是广州特警大队,二是福建武夷山市消防武警,中尉警衔,三是空军飞行员招飞。对于前两者,常人还可以理解,而飞行员完全从零开始,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我想上天看一看。”当一名空军飞行员,原来是他隐藏多年的梦想。据张威回忆,儿时他在一部影片中看到,看到中国空军飞行员驾驶苏-27战机翱翔蓝天,那种飒爽英姿、征服蓝天的感觉。令他羡慕不已。从那时起,他暗暗告诉自己,将来一定要成为一名军人,要当就当“尖刀上的刀尖”飞行员,但在那一年高考中,张威错过了飞行员选拔,时隔四年他再次毅然报名空军招飞,相比高中生招飞,大学毕业特招入伍难度更大,幸运的是,过硬的身体素质让他顺利通过层层选拔与考验。

同样戏剧性的是,其他两家单位也第一时间向他抛来了橄榄枝。在人生十字路口,张威毫不犹豫选择走进空军飞行员特招队伍中,半年时间内,实现了体能达标、航理知识达标、学习掌握了50多门科目。

为了成为真正“尖刀中的尖刀”,张威对自己严格要求,敢于硬碰硬较真,不断向巅峰冲刺,并以过硬飞行技术,被挑选到“先锋飞行大队”,成为如今的副大队长。

在日复一日的飞行工作中,张威并不觉得枯燥,他用“痴”字来形容自己对飞行员事业的热爱,每次回想与战友在云中穿梭奋战的场景,张威总有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感,“特别是穿过云层看到晴空万里的那一刻。”


9月17日,空军“先锋飞行大队”飞行员在训练中组成四机编队,扑向地面目标展开进攻作战-杨盼 摄.jpg

9月17日,“先锋飞行大队”飞行员在训练中组成四机编队展开进攻作战。 杨盼 摄

歼击机飞行员不同于一般轰炸机、运输机飞行员,歼击机“门槛”更高,执行高空任务更艰险,承受的身体载荷量更大,因此对飞行员的身体素质和日常训练要求十分严苛。

“相比其他机型,我们要有更多的飞行角度和方向,这会给飞行员带来更大的身体消耗。”张威举例,很多人害怕坐过山车,但在歼击机飞行员看来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过山车始终是挂在轨道上行驶的,而飞机在飞行时是“离地”的状态,受气流和空间干扰,机体的变化非常剧烈。

空军指挥学院教授王明亮也提到,一旦高速飞行,飞行员是完全“贴”在座椅上的,此时完成机动动作,离心力对飞行员的身体有着巨大考验,一旦遇到特殊情况,处置的余地非常小。



歼击机飞行员炼成记

已走上不同领导岗位的金头盔飞行员姚凯(左)、李凌(中)、高中强(右)都曾经在一大队飞行(拼图)-杨盼 摄.jpg

已走上不同领导岗位的金头盔飞行员姚凯(左)、李凌(中)、高中强(右)都曾经在一大队飞行。 杨盼 摄

大载荷飞行成“家常便饭”  

一下飞机胳膊常压出淡血点

9月初,“先锋飞行大队”组织一次飞行训练前,刚加入该大队的新飞行员马鋆在穿飞行装具前,在腰上特意系上了护腰。飞行又不是剧烈的身体对抗,这岂不是多此一举?马鋆告诉南都记者,今年新大纲施训以来,飞行训练强度不断增大,大载荷飞行成了“家常便饭”,对腰腹、大腿等核心力量区域求增高。

马鋆说,对抗空战训练中“一杆到底”情况经常出现,瞬间极限过载很容易扭伤飞行员腰部。新法规实施以来,他们把重难点课目当一般课目飞,压着大纲上限飞,高度飞到尽低,远海飞到尽远,时间飞到尽长,速度越飞越小,载荷越飞越大,有时候一个架次需要10多次加力,同样的油量现在飞到以前一半的时间就用光了。

“飞行员们上飞机前,不少人都在抗荷服里扎上护腰,只为了在空中能多拉0.5个G。”飞行员杨德纯也提到,飞行员下飞机后,座椅都是湿的,座舱里一股浓浓的汗味,几乎每个飞行员一撸袖子,胳膊上都有被载荷压出的淡淡出血点。自己身体的五六倍压在身上,腰部自然不用说,脑袋转动时脖子承受的压力也非常大,日积月累颈椎容易出现问题。同时,由于飞行训练经常吸氧会导致脱发,不少飞行员的发际线已经上移得明显。

“现在我们身体的标准,要求达到一类,是部队里最高标准,即使是48岁的老飞行员,也要达到同龄段的最高标准。”张威说,毕竟国家将如此昂贵的装备让你驾驭,必须拥有良好的身体素质,才能保证飞行安全。

为了保证飞行员始终保持达标的身体状态,部队在飞行员日常生活中下足了“功夫”。

每次飞行前身体要“小体检”  

饮食严格按摄入标准“挑食”也能检测出

即将升空进行二对一自由空战训练,一大队飞行员再次进行演练2-杨盼 摄.jpg

即将升空进行二对一自由空战训练,一大队飞行员再次进行演练。 杨盼 摄

鉴于突飞猛进的训练强度,旅里特地为飞行员翻新了体能训练室,量身定制了强化力量训练的新型健身器材,并邀请专业教练来队教学,确保力量训练科学高效。

“每天有两个小时的运动时间,雷打不变。”47岁的老飞行员郝波介绍,他们不仅要在健身房、操场进行体能训练,还要求每个飞行员身体达到自身平衡点。在既不损失肌肉的情况下,还要保持耐力,似乎看起来很矛盾。一般耐力好意味着肌肉线条非常窄,有一些人爆发力强,耐力却不好,这是此消彼长的关系。现在他们要求二者融合一起,既要有爆发力肌肉,还要有耐力肌肉,这就需要专职训练人员制定合理的训练计划。

同时,部队定期与研究所进行医疗交流,研究如何减轻飞行员身体损耗。目前已配置了多样器材来矫正飞行员的肌肉,如果长期不矫正会导致机体损伤,从而引发腰肌劳损、肩周炎、膝关节劳损等病痛,但矫正只能减缓飞行带来的损伤,目前没有一种方法可以完全避免损伤。

“目前我们已经接轨运动员的培养模式,建立个人档案,定期检测跟踪。”张威说,饮食自然也不例外。

在飞行员日常饮食上严格按比例进行,对摄入的维生素、牛奶、蛋类、肉类数量有着硬性规定。飞行员每次飞行前都要进行小体检,每月有综合性体检,每三个月要进行大体检,每年还有疗养综合大体检。如果队员有挑食的习惯,在身体检测中也会有所显示。

“我们的体检就像是检查人身上的每个‘零件’,类似飞机的零部件检修,要保证每个‘螺丝钉’都在正常工作。”张威说。


编辑:黄艳华

记者点击头像查看记者作品
潘珊菊
采编指挥中心记者
版权声明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3002731。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客服热线:(服务时间9:00-18:00) QQ:

技术支持:AB模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