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躺钱梦被戳破

2018-07-10 09:49

  新金融记者 邹昶昊

  爆发增长

  为了一间房,奔赴一座城。发端于日本的民宿,是指业主参与接待,让游客体验当地自然文化与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设施。随着消费水平不断提高,国人在旅游时不再满足于单一的酒店服务,个性化、高品位、新鲜感十足的民宿受到热捧。

  新金融记者登录各大民宿平台发现,在25岁至40岁的都市白领支撑下,每晚600元至1500元的高端民宿屡见不鲜。这些民宿位于市中心或风景名胜区,房东不仅会准备丰盛美食,还会提供旅游资讯,展示风土民情,使游客在异乡感受人文情怀。

  从区域上看,一线城市和成都、重庆、西安等热门旅游城市是民宿主流市场。小猪、途家、蚂蚁等民宿平台数据显示,国内最热门民宿圈包括成都春熙路、重庆解放碑、上海外滩、西安钟楼、厦门鼓浪屿、杭州西湖等。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4月至2018年5月,天津民宿订单量增长了200%,一举杀入全国前二十。以民宿分布来看,五大道区域(房间3900+)占比达46%。

  复古欧式装修,西开教堂近在咫尺——在和平区金德园经营民宿的余强(化名)对新金融记者表示,他的民宿为168平米跃层三室,夏日标配“空调、WI-FI、西瓜”一应俱全。“我定价980元/晚,主打就是舒适便利,比如滨江道金街、大悦城、天津中心等步行5至12分钟即到,天津总医院、南营门___也让游客更安心。赶上旅游旺季,房间天天都有人住,每月还房贷之余还有超万元盈利。”

  事实上,民宿在增加居民收入等方面的作用已显现。今年5月15日,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7年主要共享住宿平台上房东、管家、摄影师等提供服务者约为200万人,每增加1个房东可带动2个兼职就业岗位。预计到2020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可达500亿元,共享房源将超过600万套。

  盈利困境

  看上去“躺钱”的营生,一旦上手困难重重。除优质景区、商区周边的民宿业主“背靠大树好乘凉”外,整体民宿行业仍难撕下投入高、回本慢的标签。

  目前,在二线城市开一家拥有10个房间的格调民宿至少要花费60万元,其中花销最大的是购置壁炉、留声机等有情怀的老物件。然而即便饱览群书,让房间内每件物品都能引发遐想,将日单价定在千元左右,也需要三五年才能回本。

  在和平区五大道合心园经营60平米民宿的黎兵(化名)从广告公司离职经营民宿后,为及时回复预订消息,就像淘宝卖家一样手机不离身。“晚上睡觉时,枕边就像放了一个炸弹,只要响一声我就能马上清醒。”

  “游客入住后烦心事更多,比如想不好去哪吃饭找我;不熟悉天津道路找我;不会用智能电器也找我……遇到下雨天,游客还会要求接站。”黎兵算了一笔账,“我的民宿每晚288元,旺季每月入住24天,除去清洁费1000元、水电费600元、日常用品费200元……每月只剩4000多元,说实话还不如上班。”

  志在瓜分民宿蛋糕的平台商家同样盈利艰难。5月2日,员工讨薪、高管离职等负面消息缠身的住百家暂停转让。7月2日晚,公司实际控制人张亨德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公告,则将住百家彻底拉下马。

  财报显示,住百家2015至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为-8958.43万元、-8681.90万元。自2016年挂牌新三板后,公司人工、运营、广告费用飙升,已连续两年未按期披露年报。此前,住百家已暂停机票代订、接送机、租车、景点门票预订等衍生服务。

  业内人士表示,住百家不控制房源仅抓取数据的C2B2C模式门槛非常低,只要资本支撑皆可入场。其以中间商身份对接游客和房东,转租差价成为盈利关键。然而,在多品牌混战的背景下,走低的转租差价难以覆盖成本,预订退款和补偿风险激增。住百家于2016年年末完成总额达1.32亿元的两轮融资,但巨款次年5月便消耗殆尽。

  另一家采用深耕C2B2C模式的平台大象民宿,为每套房源搭配了管家,提供全流程服务,然而在上线2500多套房源、月入住率达80%的情况下也仅是收支平衡。

  行业乱象

  盈利难之外,是层出不穷的行业乱象。当没有营业执照、卫生许可和特种行业许可的日租式民宿野蛮生长,因监管滞后存在严重的消防隐患。游客被摄像头偷窥、房东被冒名游客搬空房子等丑闻,也为民宿行业带来极大争议。

  目前来看,民宿亟待解决的问题主要包括三方面:一是征信系统不够完善,房东与游客双方信用信息均不透明;二是法律条款不够完善,一旦出现纠纷或安全事故,双方难以维权;三是监管体系不够完善,国内还没有权威的民宿监管机构和投诉平台。

  事实上,作为新兴房屋租赁业态,民宿究竟属于短租房还是旅馆尚无定论,这导致执法部门互相扯皮,都不愿意承担管理责任。上海市刑法学会理事阮传胜认为,共享住宿不能简单套用酒店业的标准与服务规范,而应根据共享住宿的特点,推动实名认证、信用评价、支付结算、安全卫生等服务流程的标准化、规范化。

  今年年初,上海市人大代表戚建豪在地方两会上提交了一份关于共享民宿的建议,如成规模经营的民宿要纳入旅馆业业态,由公安机关牵头规范其合法经营;对小型民宿也要建立网上人口登记申报制度,加强业主管理与行政管理;对不符合经营条件的民宿,则要采取措施让其退出。

  日前,这份建议得到上海市旅游局的回复,其力争在三季度起草完成规范城市民宿发展的指导意见。备受关注的税收方面,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所所长匡贤明表示,从鼓励新经济发展的角度出发,对个人房屋投入共享住宿所产生的收益可暂不征税。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对于渐趋成熟的国内民宿市场来说,经营许可、安全许可、信誉保证等基础性问题亟待明朗,以免出现此前网约车等共享业态长期混乱的现象。

  近年来,用房子讲故事的民宿业迎来爆发式增长。2016年,国内闲置房屋超7000万套,而参与分享的房源仅占2.57%,这成为民宿热背后的核心动力。然而,现阶段民宿市场显然存在难解的基础性问题,7月2日共享住宿第一股住百家轰然倒下便是注解。

上一篇:联合办公想象空间还有多大

下一篇:没有了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客服热线:(服务时间9:00-18:00) QQ:

技术支持:AB模板网